主页 > 爱情公寓 >

东京1.5分彩 《爱情公寓4》1-14大结局分集剧情介绍

/2019-03-12 20:26

  酒吧内,关谷向大家讲述求婚的场景,展博无意间提起验孕棒的事,悠悠质问关谷如果不是误以为自己怀孕还会不会求婚,关谷说会,悠悠埋怨他迟疑了一秒,愤而离开要他下次再求。一菲姗姗来迟,酒吧里大家早已散去,只有小贤和子乔还在。一菲脚扭伤了,之前她要小贤给自己买跌打酒,小贤在路边遇到一个江湖郎中,结果被骗走了80,药酒却没有买到。

  悠悠和美嘉聊天,原来关谷一直纠结验孕棒的主人到底是谁,悠悠要他全心准备订婚派对,关谷也说这事只能等到自己查明“怀孕犯”后再做。关谷和悠悠甚至翻出了厕所垃圾桶,想找到一些线索。垃圾里有一张快递单引起了悠悠的注意,两人决定从这里入手查起。美嘉吓得赶紧回房间找买验孕棒的单据,她十分担心那真是自己的快递单。

  小贤要子乔劝一菲去医院看脚伤,子乔说自己劝不动一菲。此时骗小贤的郎中出现在酒吧,小贤拉上子乔去找他算账。小贤要郎中退钱,郎中说钱是退不了,但可以帮他免费贴膜。小贤十分无语,郎中又说自己祖上是开医馆的,会推拿正骨,小贤脑子里有了一个主意。

  关谷按快递单号找到那天送货的快递员,美嘉很害怕验孕棒的事被揭穿,她掏钱贿赂快递员,要快递员隐瞒自己订货的事。小贤和子乔找来展博聊天,他们给一菲找了个按摩师傅治疗,展博说一菲很反感别人碰她的脚。等三人赶去一菲家中,按摩师傅也就是之前的那个郎中已经被一菲打成了重伤。关谷询问快递员,得到了很多不合逻辑的解释。

  郎中走后落下了包,包内有一本正骨内经,小贤决定亲自上阵学习这本书,给一菲治疗。关谷告诉悠悠和美嘉,快递员那里什么也没查到,他要加大调查力度,从手纸入手调查。小贤趁一菲熟睡给她按摩正骨,一菲很感动。关谷查到的快递订购的并不是验孕棒而是巧克力,美嘉这才想起验孕棒自己是在药店买的。小贤给一菲按摩时诺澜出现了,她告诉小贤自己那天情不自禁吻了他,还请小贤再帮她按摩一次。装睡的一菲再也忍不住了,她将小贤暴打了一顿。美嘉请悠悠吃巧克力,悠悠突然想起厕所垃圾桶里也有这样一颗巧克力,她终于得知验孕棒是美嘉的了。

  一菲因为三番四次损坏学校公务,被校方强迫去看心理医生,在和医生聊天的过程中,她回忆起了自己情绪失控的原因:她班上有位同学是诺澜的粉丝,总是在她面前讲诺澜如何美丽如何温柔,还说自己是诺澜的搭档一定会爱上她,一菲听了很不爽,才愤怒地踢碎了桌子。医生建议一菲养点小动物分散注意力,一菲来到观赏鱼铺买了个硕大的鱼缸。

  悠悠带美嘉来到医院检查,妇产科的司马医生是个大帅哥,美嘉眼冒桃花。诺澜送了小贤一盆植物,小贤很开心,但他和子乔他们强调自己和诺澜只是同事关系。悠悠很想和妇产科医生进一步发展,她请求悠悠假扮自己怀孕,向司马医生隐瞒身份。一菲在鱼铺碰巧遇到小贤,店主说小贤和诺澜很配,东京1.5分彩 一菲十分不爽,她向店主大发脾气,拒绝了送货,并让小贤帮自己把鱼缸搬回家。

  关谷在家里找到悠悠看妇产科的单据跑去询问悠悠,正巧美嘉在一旁她阻止悠悠说出真相,胡乱找个理由将关谷糊弄了过去。子乔和关谷比赛谁拥有的异性朋友多,子乔遇到很多女生,最后都发展成了情人,他很无语。东京1.5分彩

  美嘉和司马医生在酒吧约会,东京1.5分彩 悠悠的检查报告是未怀孕状态,司马医生怀疑悠悠宫外孕,正欲上前劝阻悠悠不要喝酒,关谷出现了,还拿来一打啤酒给悠悠喝。司马医生搞不清状况,以为关谷不负责任不认悠悠腹中的孩子,动手打了他。子乔的许多异性朋友同时找上门来,他手忙脚乱,完全应付不了。一菲为了救卡在电梯里的小贤居然拍碎了鱼缸和电梯门,她主动去找心理医生,希望控制一下自己的行为,结果医生告诉她对她的心理评估一切正常,她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

  除了子乔大家都知道美嘉怀孕了,大家要美嘉尽快给孩子父亲说清楚。诺澜拜托小贤为自己租房子,一菲无意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美嘉打不定主意要不要告诉孩子爸爸自己怀孕的事,小贤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男人应负的责任。一菲楼上有人出租房间,据说这房子很灵异,能为人带来桃花运,一菲担心诺澜搬过来近水楼台和小贤擦出火花,偷偷撕掉了转租广告。

  展博上司否决了他的一个计划书,却开展了另一项寻找白富美的活动,为了表示抗议,子乔建议展博找个丑女上去参加选拔,并用刷票器将其刷上首页,给公司同事们点颜色看看。

  美嘉还是下不了决心说出真相,关谷和悠悠使用各种工具来推测孩子的父亲是谁。小贤在一菲包里发现了转租广告,一菲谎称是帮诺澜拿的,小贤要立刻联系诺澜,一菲急忙拦住了他。

  关谷和悠悠帮美嘉找来前男友龙在天,一开始他明确表示要和美嘉重新开始,但得知美嘉怀孕后立刻惊吓过度倒地。东京1.5分彩 关谷又用指示尺找寻了一下,这次的目标指向了子乔。展博公司的选美大赛冠军居然是他找来的那个丑女,公司领导大跌眼镜。关谷和悠悠质问子乔和美嘉有没有关系,子乔直呼没有,两人不信用抛硬币的方式决定,子乔说无论正面反面自己都和美嘉没关系,可结果是硬币立在了桌子上。

  一菲楼上的房主在楼道里发传单,一菲找来展博拖住小贤不让他出门。展博在一本杂志上读到自己无意间找来参加选美比赛那个丑女的事迹,原来那个女孩是一位环保工作者,展博觉得这样戏弄人家很愧疚,找到女孩道歉。通过了解展博对女孩他们组织从事的环保活动很感兴趣,决定加入他们。

  小贤帮诺澜在电台附近租到了房子,一菲终于放心了。大家将子乔五花大绑,告诉他美嘉怀孕了,质问他应该怎么办,子乔表现得很惊讶,美嘉突然出现说孩子不是子乔的。晚上子乔问美嘉是否打算生下孩子,美嘉点头并说孩子是无辜的,但她始终隐瞒着孩子父亲的身份。

  美嘉孕检时遇到高中同学,非要她带着自己老公参加同学会,美嘉无奈同意。展博去参加环保组织的面试,一菲很不满意。在展博的坚持下一菲同意如果展博能通过自己的素质测验,她就支持展博去非洲参加环保组织。美嘉本想找关谷陪自己去同学会,但关谷和悠悠忙于准备结婚事宜,没空搭理她。美嘉只好找到子乔,子乔一听有免费午餐吃,一口答应。

  一菲对展博的考验十分突然,展博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判不及格,展博决心报复一下一菲。一菲在网上订购了一台洗碗机,展博把自己装在大箱子里,打算一菲打开时吓唬她,谁知一菲和送货员一起回家,发现两个箱子后以为网站多送了一台,就让送货员将装有展博的那个箱子搬走了。在美嘉的同学会上子乔描述起两人婚礼时的景象,虽然是虚构的但美嘉还是感动流泪了,她情不自禁地吻了子乔。聚会结束,子乔告诉美嘉她演技很好,还让美嘉以后继续找他搭档,一起赚份子钱,美嘉失望地转身离开。子乔突然回想起美嘉落泪的样子,他终于记起了自己和美嘉曾发生过关系。

  一菲带展博来到一个他从儿时起就不敢跳跃的台阶,她告诉展博只要他跳过去就算通过考验。展博迟疑很久还是不敢,一菲最后问他是否下定决心要去非洲,展博坚定地回答是,一菲终于被他感动。奇迹的是,展博在获得一菲支持后信心大增,终于跳过了那个台阶。展博终于成长了,离开爱情公寓去寻找更广阔的天地。

  美嘉的检查报告出来,她没有怀孕,大家松了一口气。子乔突然过来,当他得知这个消息吓得几乎昏了过去:十八小时前,他一直纠结于美嘉怀孕这件事,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在一菲的介绍下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咨询自己应该怎么办,医生将他催眠后走到一边打起了游戏,结果子乔没有真的睡着,偷偷离开了诊所。子乔、小贤和关谷参加制服派对,子乔遇到一个护士装女生,一搭讪发现她是妇产科的,吓得面如土色。他又转而搭讪一个老师,结果也扯到了孩子身上,吓得他转身就走。此时悠悠和一菲出现,说他选得制服不好,拿了一套新的要子乔换上,结果子乔穿上后才发现这是一套好爸爸装,大家都恭喜他当爸爸了。子乔一下惊醒,发现自己还在心理诊所,医生仍旧在打游戏,他只是做梦了。

  子乔立刻打电话给小黑,他决定离开避避风头,突然美嘉他们带了一个叫纸乔的人回公寓,原来这是子乔走后平衡时空的人,子乔已经在美嘉那个时空消失了。子乔向纸乔要回自己的身份,反被他打了一拳,此时子乔惊醒过来,这还是一个梦。

  子乔接到悠悠电话,美嘉在产房就快生了,要子乔赶快去医院。子乔赶到时大家都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着。子乔意识到这也是一个梦,但心理医生突然出现了提醒他这是弄清孩子父亲是谁的好机会。美嘉难产需要手术,医生要先确认子乔的爱人身份再接受他在同意书上的签字。医生问了他许多问题,最后子乔满分通过。可是最终医生没能就会美嘉,弥留之际美嘉将子乔叫到病床前告诉他孩子是他的,让他给孩子找个妈妈,给自己找个家。子乔感动落泪,但一切已无法挽回。当子乔又一次从梦中醒来,他立刻赶回公寓找到美嘉,美嘉告诉他自己没有怀孕,子乔以为又是做梦,突然跳出阳台希望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好在——他只是挂在了窗外的树枝上。

  子乔因为坠楼扭伤了脖子,他在饭桌上说起自己的梦,正巧美嘉经过,他告诉美嘉在自己的梦里她死了,美嘉大怒暴打了他一顿。丽萨询问诺澜去美国进修的事考虑得怎样了,诺澜因为小贤迟迟拿不定主意。美嘉她们在酒吧重遇张伟,原来他被总部派回来接受一个新项目,于是又回到了爱情公寓。张伟向大家讲述自己对一个女生一见钟情,却没有机会搭讪,子乔自告奋勇帮张伟追那个女生。

  诺澜试探小贤表示自己想和他进一步发展,小贤糊弄了过去。酒吧里为了让张伟和心动女生安静聊天,子乔不得不应付女生的小侄女。一菲和关谷无意中听到了小贤的微信,是诺澜发来的,告诉小贤自己要去美国了,约他周五见面。一菲听了很不爽,本想再听一次,突然手一滑按了删除键。小贤的手抓饼被张伟咬了一口,他果断不要了。一菲通过手抓饼判断小贤有洁癖,认定他不会接受诺澜这个离过婚的女人,同时决定不告诉小贤微信的事。

  关谷他们对小贤做了个综合星座测试,推测他到底会接受一菲还是诺澜。测试结果显示小贤根本就是选择恐惧,他本能的排斥做决定。一菲希望事情有个了断,她告诉了小贤诺澜表白的事,强迫他赴约。小贤去见诺澜,一菲则在公寓里焦急地等待消息。突然一菲看见诺澜发了一条公开恋情的微薄并@了小贤,一菲难受地哭了。

  关谷和悠悠预定的结婚场地很迷你,而且关谷居然没有通知自己的父母。小贤告诉大家自己和诺澜在一起了,子乔表示理解,他认为上门不要,大逆不道。小贤向大家叙述诺澜的优点,她比一菲温柔、善解人意、主动,突然一菲出现了,小贤吓得说不出话,一菲却只是微笑着恭喜小贤。小贤为了圆场开始细数一菲的优点,他说一菲比诺澜霸气、直率,这时诺澜出现了,小贤又得罪人了。

  一菲提出请大家吃饭,她要去美国公干一段时间,拜托大家照顾小贤。一菲本来不想去,后来还是同意并提出自己下厨做蛋炒饭招呼大家,当是为诺澜践行。张伟和薇薇在微博上聊天,薇薇对张伟也很有印象。悠悠要关谷说服他父母来参加婚礼,希望得到他家人的祝福,关谷说自己和父亲闹翻了,父亲不可能出现。悠悠找到关谷父亲的邮箱,居然和他打起了视频电话,关谷父亲很喜欢悠悠。薇薇的微薄居然是子乔和美嘉假扮的,两人将张伟玩残了。

  小贤和诺澜到一菲家吃蛋炒饭,一菲喝了很多酒。一菲吵着要出去买外卖,诺澜陪着她,两人独处时诺澜问她是不是喜欢小贤,一菲终于忍不住承认了,但她说自己会忘记这段感情。关谷爸爸和关谷的关系在悠悠的努力下有所缓和,关谷爸爸同意了两人的婚事,还答应带关谷妈妈来参加婚礼。张伟在曾老师的提醒下发现了美嘉和子乔玩弄自己,他将计就计故意让子乔把美嘉的手机泡在了啤酒里,美嘉暴打了子乔。最后,张伟终于联系上了薇薇,两人关系突飞猛进,但由于两人都是律师且接下了同一件案子,为了避嫌薇薇提出暂时不要见面。

  诺澜和小贤视频,一菲突然看见了,也凑过来聊天。诺澜给一菲介绍了一个相亲网站,一菲开始和不同类型的男生约会。关谷给悠悠抓起了很多娃娃,两人甜蜜的样子让一旁的美嘉很是羡慕,晚上美嘉做梦居然梦到关谷给自己也抓了很多娃娃。美嘉醒来后觉得很尴尬,她不想介入悠悠和关谷的感情。关谷就职的漫画社临时抽起他的作品不登,关谷经济紧张决定找份兼职。一菲出门了,有位约会对象来找她,小贤接待了他。这个男人是个高富帅,小贤有些嫉妒,他告诉这个男人一菲喜欢刺激的约会方式,建议他俩去蹦极。

  悠悠和关谷找到杜俊,问他有没有好的兼职推荐,杜俊做的都是些不靠谱的事,关谷他们只好向众好友咨询意见。有想追求一菲的人组了个相亲论坛,交流约会一菲的经验,大家知道小贤对一菲很了解,都去拜访他向他请教。张伟观察到美嘉只在有关谷悠悠出现的场合脸红,他断定美嘉暗恋关谷,美嘉竭力否认。杜俊帮关谷找到一份帮派出所画嫌疑犯的兼职,报案者的描述千奇百怪,关谷画出来的画根本没有用。

  子乔开设了一个追胡一菲培训班,他本想自己上阵授课,被小贤拦住了,他担心子乔太厉害会教会那些人追女生,把一菲追到手,他决定自己给他们授课。美嘉又一次做梦梦到关谷,张伟找到悠悠和关谷要告诉他们美嘉暗恋关谷。美嘉情急之下自己说了出来,说自己两次梦到关谷两人还很亲密,但美嘉保证不会影响两人的感情。悠悠大度地说美嘉只是向往这样甜蜜的爱情,美嘉终于释怀了。东京1.5分彩 关谷在悠悠的鼓励下决定试着做一位美术老师。

  一菲觉得追自己的人越来越了解自己的心意,打算找一个人认真交往下去,小贤得知后心里不是滋味。小贤决定结束培训班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交给他们的了。在培训班结课这天,一菲突然出现,她很生气小贤用自己的隐私赚钱,她提出和小贤绝交。张伟晚上做梦居然也梦见了自己和关谷在抓娃娃,他果然也发春了。

  关谷正式上任,但他的课堂上学生们有些跑偏,大家更关注他的日本人身份而不是漫画本身,关谷十分苦恼。张伟给他出了个主意,让悠悠混进去提一些和漫画相关的问题,将课堂主题拉回来。一菲和小贤还在冷战中,小贤送了一菲一只表,一份生鱼片,一个气球,连起来就是“表(不要)生气”,大家觉得小贤的思维很跳脱。

  美嘉帮助过的张三疯邀请她参加自己的毕业舞会,还陪她逛街吃饭看电影,悠悠提醒美嘉三疯是看上她了。悠悠去关谷班上上课,课前同学们让她提日语问题呛老师,让关谷下不来台,悠悠本意不想,迫于压力还是提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关谷气得火冒三丈。悠悠想出一个弥补办法,她要关谷下次将自己赶出课堂,杀鸡儆猴,关谷同意了。张三疯约美嘉吃饭,对她深情表白,美嘉借口有事,仓皇而逃。一菲将小贤送的东西如数奉还,包括小贤送她的“杯子”,其实就是一个花盆。

  一菲找到子乔和张伟,威胁他们和小贤保持距离。小贤则用内衣秀的票笼络了两人,和自己统一战线。悠悠在关谷课堂上表演苦情戏,同学们深受感动,发誓不再捣乱。小贤他们看完内衣秀被一菲撞上,一菲锁住门锁不让他们进屋。小贤为了哄回一菲,把头卡在门缝里逗一菲开心,可后来他真的出不来了。大家帮小贤撞开门锁,小贤没站稳扑在一菲身上,一菲暴打了他一顿。关谷告诉同学们悠悠是自己的未婚妻,她假扮学生是为了帮自己维护课堂秩序,大家很意外但还是祝福了两人。

  美嘉暗示张三疯自己和他不合适,张三疯只好虚构出一个女朋友,让美嘉放下对自己的戒心,继续接近美嘉。子乔开设了一个女性心理课程,帮助大家找回自信和美丽。许多女孩子看了子乔的视频都受到了鼓舞,甚至是张伟也从中受到了启发。张伟和薇薇上庭,张伟输了官司,一度失去信心,一蹶不振,好在有子乔的视频帮他渡过难关。张伟看了视频以后变得有些过于女性化,大家很受不了。

  酒吧的阿邦和阿冰要结婚了,两人为了婚宴的事忙得不可开交。悠悠想去两人的婚宴现场观摩,为自己将来订酒席收集资料。阿冰和阿邦为了要不要给悠悠加位置的事大吵一架,甚至要取消婚礼,最终被悠悠和关谷劝了回来。悠悠和关谷因筹备婚礼发生很多摩擦,他们决定将婚礼外包给一菲和小贤。一菲小贤为了婚礼的事吵得厉害,最后索性罢工,要悠悠关谷自己搞定。

  美嘉和张三疯表明了态度,他们不合适,张三疯决定放手。美嘉在三疯走后发现自己其实对他也有感觉,她决定给大家一个机会。美嘉和三疯在酒吧见面,三疯带来了自己的新女友,美嘉的恋情又告吹了。

  丽萨给小贤分配了接待任务,要他陪一个温州商人(杜海涛)玩几天,以便拉到节目赞助。小贤得知商人喜欢玩高尔夫,找到子乔恶补高尔夫球技。有国际知名娱乐公司接触悠悠,打算签下她,要她发送一份演出资料过去,悠悠找人剪辑了自己的演出片段,大家看后觉得视频体现不出悠悠的演技,关谷决定叫上一菲和张伟,在影视基地为悠悠重拍一份。

  小贤订不起高尔夫球场,他带商人来到桌球馆,并叫上美嘉和子乔作陪,商人第一次玩桌球,很是惊喜。几人正玩得开心,突然出现了一位黑社会大哥,他不满小贤他们包场,上前挑衅。小贤好不容易说好话、赔不是,平息了大哥的怒火,两伙人分开打球。商人不注意将自己桌上的球打到黑社会那桌,那位黑社会老大再次被惹毛,他要小贤将球从自己桌子上一杆打回去,否则就动手收拾他们一行人。小贤居然将球打了回去,黑社会大哥很佩服,两伙人最终讲和,还一起开心地玩了起来。

  关谷他们按全新的剧本为悠悠拍戏,先后拍了偶像、古装、谍战、科幻,但都是错漏百出,最后关谷受不了倒地罢工了。

  张伟用聊天软件认识了一个叫默默的女生,两人只交往了一周就决定闪婚。本来大家觉得这事不靠谱,但张伟把默默带回爱情公寓见了大家,大家觉得这个女生性格长相各方面都不错。张伟委托悠悠做自己婚礼的总策划,悠悠提议办一个舞台剧。张伟觉得这样性价比太低不划算,子乔建议找一个全能的司仪来撑场,一举三得,自己就认识一个金牌司仪王大卫,会搞气氛又会hip-pop,张伟愉快地接受了子乔的建议。

  小贤来找张伟,只有默默一个人在房间,默默认出小贤是自己的中学同学,她告诉小贤以前自己一直暗恋他,并向小贤大献殷勤。小贤一直躲避却脚一滑摔在默默身上,美嘉推门进来正巧撞见这一幕。在小贤的多番解释下美嘉和一菲终于明白默默有问题,正想告诉张伟,张伟突然一脸怒气地来找小贤,原来默默恶人先告状,说小贤对她有意思。

  小贤找张伟聊天,向劝他取消婚礼,那个默默不靠谱,还是个人工美女,但张伟不仅没听进去,还把婚期提前了一个礼拜。关谷和子乔打赌,如果子乔会hip-pop并在婚宴上搞出热闹的气氛,就允许他在自己和悠悠的婚礼上举办内衣秀。婚礼当天张伟和小贤美嘉一起开车去接新娘,居然发现默默搬走了。就在美嘉和小贤纠结怎么告诉张伟新娘逃跑这个噩耗时,美嘉发现了一张张伟留下的字条,原来他担心自己负担不了一段婚姻,也逃婚了。

  关谷怀疑子乔早就设局引自己和他打赌,目的就是举办内衣秀,他们要求子乔现场表演一次,实践自己打赌的誓言,子乔真的在酒吧表演了,但演出效果十分差劲。

  张伟接了一宗法律援助的案子,帮一个被儿子抛弃的老人讨回房子。子乔找来一株七色花种植,他在客厅给花施肥,搞得一屋臭气,美嘉她们要他把花种到顶楼去。悠悠的粉丝找她合照,这个男生居然把手放在了悠悠的胸上,路过的小贤正好看见这一幕,悠悠担心关谷去找人打架,要小贤保密此事,小贤答应了,却转身就告诉了美嘉、子乔和一菲。

  张伟的委托人洪大爷无家可归,带着行李来投奔张伟,张伟出于好心收留了他。小贤指使悠悠帮自己打网游练级,还要在午夜收听他的节目并做笔记,悠悠苦不堪言。洪大爷在爱情公寓住的这几天到处惹事,先是将子乔的七色花摘了,后来又在床上抽烟引起火灾,甚至搞砸了张伟和薇薇的约会,张伟受不了对洪爷下了逐客令。悠悠和小贤摊牌,她不会再忍受小贤的无理要求了,既然他和关谷是兄弟,兄嫂被人调戏他居然不出手,悠悠威胁小贤要告诉关谷他也在场。

  悠悠打电话告诉关谷合照的事,关谷赶到粉丝开的甜品店,要求粉丝交出照片,粉丝告诉关谷自己的手是假肢,原来一切是场误会。张伟为自己骂走了洪爷很内疚,第二天一早洪爷居然自己回来了,原来他在澡堂睡着了。洪爷向张伟告别,他已经找到了一间“夕阳红”合租公寓,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悠悠主演的话剧要公演了,她和关谷邀请大家一起去看。媒体对话剧的评价很低,看戏居然还免费赠送小吃和饮料。张伟邀请薇薇一起去看话剧,谁知薇薇叫上了自己事务所的三个男同事,张伟很是郁闷。悠悠在后台和一菲通完电话,顺手将手机揣在身上,上台前她突然意识到手机没有关机,但古装衣服太复杂,想脱掉已经来不及了。

  子乔假扮媒体记者在话剧后台四处勾搭女生。悠悠要上台了,关谷还没有帮她把手机掏出来,最后在导演的催促下悠悠只能硬着头皮上。关谷找子乔借电话打给一菲,让她不要播自己的电话,无奈手机突然没电,关谷只好去剧院门口接一菲。关谷拿着票站在剧院门口,被警察误以为是黄牛,逮进了警察局。

  一菲到戏院没有见到关谷,只好给他手机打电话,悠悠正在舞台上,音乐响起大家都傻了。美嘉拖小贤出来上厕所,男厕一个人也没有,女厕却排队排到了门外。美嘉见员工盥洗室没人,溜进去方便,谁知卖爆米花柜台缺人,美嘉趁机换上工作服去卖爆米花。小贤方便后没有厕纸,周围却一个人也没有,连电话也没有信号。张伟为了和薇薇坐近点,花钱贿赂薇薇的同事……

东京1.5分彩 《爱情公寓4》1-14大结局分集剧情介绍